您好,欢迎光临马鞍山中加双语学校官方网站!

初一年级“荷语”作品欣赏

发布日期:2020-06-08  作者:马鞍山中加双语学校  浏览次数:302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01  王成凝蕊《解语》

       望着茫茫的戈壁,荒芜,毫无生机,裸露的植被经不起漫天黄沙的洗礼。火车的轰鸣声,人们的谈笑声,混杂着香烟与泡面的气味,将我拉了回来。我从未想过,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,竟孕育出了仙境般的存在,耳边依稀又响起了他曾对我说的:“站在那里,水天一线,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净化,是没有任何事物与之媲美,干净地如同初生的声音,让我不禁为昔日的罪过而忏悔。”
       三号路的林荫依旧长得没有尽头,胡同口有一家古玩店,店主是一位长相不凡的男子,墨色的厂眉,一双细长的桃花眼,但却不让人觉得过分秀气,高挺的鼻梁上驾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,时常穿着一件白净朴素的长褂,街坊邻居们喊他老板,不曾有人知晓他的姓名,就连这间店何时开张的,大家都没了印象。
       “嘿,老板!我又来了!”每逢周三,下午二时我必会来到店中,帮他打扫整理那些古物。
       “嗯,你把柜上那块徽砚拿来。”声音从屏风后传来。
       这是一块通黑发亮的砚台,上面雕刻着美轮美奂的纹饰,似龙似凤,墨香浓重,似乎是一件明清时期的旧物。我走到屏风后,老板正在临摹一张大师的真迹,笔力雄浑有力,笔锋矫若惊龙,只见最后一笔落下,与那真迹无异。
“像吗?”老板问。我愣了几秒,才反应过来那句话是对我说的,那字画像是有生命力一样,牵引着我的心,好似在几世前我见过一样。
       “不像吗?”他又问。我答道:“像,但是好像少了点什么。”话音刚落,他便把那字画揉作一团,扔进了垃圾箱里。“嘿,那么好看的字画,扔掉干嘛,多可惜啊!就当礼物送给我不行?”我不解地问。
       “仿得再像也是赝品,假的成不了真,残次品留着又有何用?难不成还要装裱挂起来吗?”老板问我。一时之间我竟无法反驳。他指着那斗柜上排列看似杂乱无序的古物,扶了下镜框,漫不经心地说:“你看那古董,每一件背后都有它自己独特的故事,等待着它的倾听者。但是,谁又能知道孰真孰假呢?”
       “老板,难不成……你还有假货?”我惊奇地问。
       “我从未说过我并非奸商,但……”一个铜制双耳瓶从架子上落下,打断老板未说完的话语。他的眼神并不如往常平淡无奇,多了几分焦虑,甚至我看到了不舍。不舍?我从未见过他的脸上流露出如常人所有的情感,相识多年来,我未曾知晓关于他的任何事,未见过他的家人,似乎早已断绝往来,就名字,也未曾听到他提起,似是不愿提起。他似乎读出了我的不解,“如果我没猜错,你应该想知道关于我的一切吧?”我点了点头。他站起身,把架上两杯泡得足够浓郁的茶端来,一杯递到我面前,说:“明前龙井,你尝尝,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很喜欢。”我慢慢品起,但越想越发觉得出奇,记忆里我从未与他谈论过,他又如何知晓?内心虽困惑,但仍未开口。他端起茶杯,动作优雅娴熟,好似上世纪的贵族绅士,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贵气绝非速成。他轻抿一口,缓缓道:“鄙姓时,单名一个瑾自,说来你也许不信,我已经活了一千多余年了我初生在一个古老的家族,曾是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,但是因为某些原因,就此落败,昔日辉煌不再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一千多年?荒唐,太荒唐了。就你这长相,你怕不是小说看多了?下次还是少看吧,害人不浅。”我大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 “信也好,不信也罢。但是我接下来说的,挺好了,这是左手旁的木柜上,那面铜镜的故事。”
       公元721年,长安城内一片繁华,夜晚更为热闹,张灯结彩,小贩们的叫卖声,酒家小二的吆喝声,儿童们的嬉笑欢乐声,遍布街巷。
       凉州府,“少爷,属下已将一切安排妥当了,今夜便将诛他九族替夫人老爷报仇雪恨。”少爷望向那轮皎洁无瑕的圆月,抚摸着那枚雕刻出神的戒指,陷入了久久的沉思,嘴里念着:“一件本应开心的事,为何我会觉得心慌呢?难不成?你们希望我不要去吗?”“可是我这么一个执拗的人,怕是辜负你们的期望了。”
       集市上,“涣之,涣之,跑慢点,别撞着了。”周夫人提裙喊着。这是涣之第一次参加花灯节,从未见过如此盛大的场景,三千明灯,众人祈福,一座不夜城。“母亲,我也想买一盏灯祈福。”涣之手握糖葫芦,用渴盼的眼神望向母亲说。周夫人摸着涣之的头,宠溺的说:“好啊,我们把愿望写在上面,希望我们之儿平安喜乐,健康长大。”
       周府,火光缭乱,熊熊烈火绵延至整个府邸,人们的惨叫声连绵不绝,地上尸体横布,血洗成河。少爷手握长剑,刺穿了一个人的胸膛,脸上溅上了几滴血,衬得更为妖艳,如从撒旦地狱归来的魔鬼,视人命如粪土。“少爷,周家小少爷和周夫人还未找到,可能逃窜走了。”管家来报。“杀无赦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少爷拂下半张面具,露出全脸,那容貌竟与老板判若一人。
       周府门口,涣之与周夫人望见府内一片惨无人寰的景象,内心泛起层层涟漪,似是不愿眼前景象亲眼所见。涣之吓得浑身抖擞,手中的铜镜掉落在地上。只见一位半张脸带着面具的俊美男子手握长剑走来,剑上沾染了满府上下老老少少的血,对准了周夫人。时间仿佛静止,听不见彼此的呼吸声,耳畔依稀传来街市热闹的人来人往的声音。下一秒,剑刺向了周夫人的胸膛,血液飞溅。涣之愣住了,脸上沾满热血却浑然不知,铜镜映着少爷的脸庞,似真似幻,他也看见了自己,突然清醒般,意识到了什么。望着那孩童纯净的眼神,瞳孔里的光渐渐被恐惧替代,失去了灵气。
       “那后来呢?故事最后的结局又如何?”我急迫地追问着。故事强有力地吸引着我。
       “后来,那少爷放过了涣之,转身带兵离开了,但在他后来的调查中,他发下杀害他父母的另有其人,也就是说,由于他的冲动,让数百条无辜的生命因此丧生。”老板淡淡地说。“那少爷真不是人,,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未彻查清楚便诛人九族,小涣之太可怜了。”我同情的说。老板拿出了藏在领口的一块钟表,打开盖子,望着那照片上似是有些熟悉的脸庞说:“是啊,我亏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?你亏欠我?”我十分不解地问。
       “是啊,因为我就是那个少爷,而你,便是周家的小少爷---周涣之。”老板说。
       “不,你一定是在开玩笑,我怎么可能啊,哈哈!”我强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 老板没有回我,只见他手拿那块铜镜,对准我的脸庞,我感觉有暗光在里面流动,弦外间,一道白光从脑海里闪过,串联着许多不属于现在的我的记忆。明灯,铜镜,面具,字画,砚台,怀表,照片……这些熟悉又陌生的事物,每一世与老板相处的点点滴滴,全部涌入我的记忆里。我的大脑逐渐承受不住这些记忆的侵扰,我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,但听觉仍然灵敏,老板似乎对我说了什么:“你当时的眼神,纯净的想让人摧毁,但又让我沦落为虔诚的信徒,不敢逾越。就像我曾经去过的茶卡盐湖,站在那里,水天一线,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净化,是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与之媲美,干净的如同初生的圣婴,让我不禁为昔日的罪过而忏悔。”
       “茶卡盐湖,老板,涣之……”突然,我从睡梦中惊醒,窗外阳光不燥,微风正好,树叶摩挲发出交响乐,仿佛看到了风的颜色。老板是谁?涣之又是谁?脑海中依稀闪过几个片段,但无论怎么拼凑也不能叙述成一个完整的故事。或许,记忆中成茶卡盐湖,有我想要知道的答案,即便没有任何线索,当作一次人生的历练也不错。
       当我踏上火车时,窗外的风景像放电影般快速播放着,一点点拉下帷幕。离目的地越来越近,心脏开始抑制不住地狂跳不止,冥冥之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       终于站在了这片土地上,仿佛置身于天空之城。阳光直射在湖面上,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刺得我的眼睛睁不开。再次睁眼时,一个模糊的人影迎面向我走来,待他走近时,我终于看清楚他的模样。一身白衣飘飘,一双潋滟的桃花眼,即便有一副金丝边框眼镜,也并不让人觉得女气。他笑着对我说:“初次见面,你好,我是时瑾。”
       我也不由自主地回答:“你好,初次见面,我是周涣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712刘玮婷《逆行者,永恒的丰碑》
       年年祭扫先人墓,处处有犹长春风。时光过的匆匆,带走了战争的硝烟;带走了贫穷的日子;带走了落后的往昔。却有一样它无法带走,那就是我们对革命先烈们的缅怀与尊重。
在历史长河中,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个平凡而渺小的存在。但是,即使是平凡而渺小的生命也可以做到义无反顾地前进,他们将每一个细胞,每一滴鲜血都交付于国家的兴旺,民族的振兴;交付给社会的正义,永恒的真理;交付给我的祖国,伟大的共产党。他们不惧地狱烈火的煎熬,虽九死而不悔。奉献的途中,他们平凡而渺小的生命也会被点亮,发出耀眼的万丈光芒。这就是革命先烈的一生,他们虽然静静流淌在历史文化的长河中,不被世人所问津,但他们才是应该被每一位中华儿女铭记于心。
       有人将革命烈士看做一座灯塔,指引摆渡者在黑暗中前行;也有人将它们看做为人根深叶茂的大树,挡下过路者在奔波途经的炎热;更有人将他们视为广阔无垠的天空,装下了爱国者的绵绵情怀。在我心中革命烈士是战争时代的一弯明月,他们默默无私,奉献一生。无论前方的道路是风是雨,是光明还是黑暗,他们都愿意冲锋在前,为祖国人民抛头颅、洒热血。虽然他们无法看见如今幸福的人间烟火,但是他们早已在历史的沉淀下向人们展现一幅幅热血青春的画卷。
战争年代,硝烟弥漫于整个中国大地,中华民族深陷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而无法自拔,国家四分五裂,国恨家仇!那是一段屈辱史!然而,时世造英雄,无数仁人志士怀着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,为解救人民、解救民族而艰苦探索……危难当头,中国共产党带领着无数英雄好汉,登上历史舞台,带领中国人民艰苦创业,从此,中国的面貌涣然一新!这也造就了现在的新中国。
       2020年的今天,我们又一次团结一致,众志成城携手钟南山院士以及李兰娟院士,又一次展现了属于中国的国魂。武汉的“樱花”依旧灿烂,如约而至的不仅仅是百花齐放的春天,还有疫情之后重生的祖国!面对这次的成功是多少医生及护士日日夜夜,汗流浃背的辛苦付出换来的!微弱的希望之火往往在不经意间熊熊燃烧。在中国与疫情最后的冲刺中,我们赢了!
在我心中国魂如一块无论千锤万凿,都戳不破的石头。他经历风风雨雨。但一旦人们需要,他就会众志成城、团结一致地奋战到底!人民英雄永垂不朽。这八个大字至今还刻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中心,时刻提醒人们今日的中国是来之不易的。
祖国之所以有如此繁华的今天,是英雄们的艰苦奋斗,他们是中国的脊梁,民族的骄傲。无论过去多久还是未来,这些逆行者都是一座座光闪闪的丰碑,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薪火相传。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13 刘雨恬《生活随笔》
       “一日之计在于晨,一年之计在于春。”明媚的春,温和的春,驱走了寒风刺骨的东,回来了。又藏身于我的身边。那温柔的煦风,使我满面春光,那优美但不凌乱的舞步,让我仿佛沉浸在这如痴如醉的诗风般的意境中了。我,行走在林荫树林间,寻找那妩媚的春景。
       我,涉足于那深山巨谷中,随着溅溅的水流声一步步的指引,悄然探见挂在悬崖峭壁上的一道飞瀑,上面折为三叠,好像一匹宽幅白练正从织布机上泻下来,瀑布激起的水花,如雨雾般腾空而上,随风飘飞,漫天浮游,泻落在一片群山环抱的谷底里。站在岩石块上,感受一丝诗情暖意的和风轻拂我的面颊。久违的绿,掀开厚厚的雪被,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,不难看出,经过一个严冬的沉淀,那绿是那样的有光泽,那样的清新明亮,那样的容光焕发。知了停伏在林间,既不出没,也不吵闹。嘴里歌咏这《春夜喜雨》,心里想着夏季的欢愉。不乏的是鸟儿的一唱一和,让人百听不厌。
       我,时而穿梭在林中,时而站立于石上,时而阖眼嗅着春的气息。脚下踏着的春土,是混杂花草树木的芳香在空气中酝酿而成的,松软而又富有弹性。山谷中流淌着一泓清泉,捧一口,清凉甘甜,顺着毛细血管流遍全身,流入我的心田,滋润我干燥炽热的心。如尝了一瓶窖藏多年的香槟,让我略有些醉意,展望远景,仿佛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,总想像“诗仙”李白一样张口成诗,闭口成章,写尽天下情怀。人生就好比一杯酒,尝尽了,苦涩分明,重在如何饮酒了。子曰: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”乐山水者,必是德智兼备了。
       泉水叮咚流入生活,大山广阔记在心中。此行不虚也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• 手机官网
  • 学校官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