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马鞍山中加双语学校官方网站!

高一年级“荷语”作品欣赏

发布日期:2020-06-08  作者:马鞍山中加双语学校  浏览次数:3600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苇中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一(2)班  刘乐瑶

       冀中是丰满地美着的,这美可不仅是流露在通红的高粱和金黄的玉米上,冀中的荷花淀更是美好的。

       北方,硬气的北方,捎带这千万山水一块儿硬气、一块儿茁壮。风掠过华北,旋起一些土黄的粗砾,融进滚翻响哮的黄河,可这风经了荷花淀,就倏忽变得英朗,是刚里透着柔的。它凝着薄雾的朦胧,捎带着野鸭的鸣叫,把淀里的柔柔软软的芦苇吹弯了腰。
       芦苇是极好的。别小瞧它的野味浓浓与质朴无华,这么一根苇,芦叶、芦根、芦茎、芦花,哪里都有用处。它的弱不经风是一种坚韧,迎风摇曳实际是在反对暴风骤雨,连着这抵抗也是有铮铮硬骨的。
       你瞧吧,水波涟涟了,荷花淀的芦苇后,又有故事发生了——
       船尖尖头从苇塘里冒出来,轻快又无声的。是一片苇叶似的小舟,匿在密密的荷叶后面,只能逮到萧绿的残影。船上几个青年妇女,都是情态凛然的。

       忽地,一对眉毛竖起了:“来了——来了!”

       于是她们立即趴下了,“向着不远处招了招手,模起了身后的手枪。

      后头传来了弱不可闻的水声,前头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水声,与嘈杂的人声胶着在一起。
      “谁!”是蹩脚的中文。没有人应答。
       探照灯明得迷眼,从枝叶的缝隙中直愣愣击过来。刹那间惊起一排枪震动了白绸子样的水鸟,野鸭也扑棱棱飞起了!
       妇女们隐起自己的踪迹,不着痕迹地瞄准、射击。那头的人也按捺不住了,“砰砰”乱射一通,敲碎了淀里的宁静!漫起的是淡青的烟,荡开的是血红的腥。
       一个妇女移动着小船,摇得像打跳的梭鱼。其余妇女聚精会神地战斗着。“好家伙!扔他个手榴弹!”她们咬咬牙。对面的战士明了,报给敌人枪声、爆炸与火药气味。
      荷花淀又平静了。
      荷花淀又笑起来了。
      水底下咕噜咕噜,那是战士们在打捞战利品。水上面叽叭渣喳,那是妇女们在说笑。
      “看吧,咱们可不赖!”
     “还嫌弃我们呢!咱妇女可不做落后分子,坚决不拖你们后腿!”
     “对嘞,抗日可人人有责!”
    “你们也不赖嘛!”这些夫妇的声音织在一起,像潮润润苇眉编的席。

      芦苇又随风舞动了,水鸟的振翅声与歌声也随风溶进苇塘里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感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 高一9班 刘雅丽
       感动是水,它滋润每一颗鲜活的心灵!感动是风,它拂去世事的繁杂和生活的纷纷扰扰!你为感动,我们会用心去铭记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       那份感动,来自下雨天。那天是我的生日,同学送了我一件很时尚的衬衫,放学我穿着它回家,一路上我在想爸爸妈妈会给我准备什么礼物。可一到家爸爸;就发火了:“咋穿了件这么扎眼的衣服,没有一点学生的样子,赶紧脱了。”妈妈也一反常态的数落我:“就是,这么件衣服谁见了都要笑话。”我再也忍不住了,哭着跑出了家门。
       下雨了,雨水打湿了我的头发,也打湿了那件“惹事”的衬衫。雨,打落在地上,沉浸在泥土里,它慢慢的渗透,带着一种过程,一点一滴的,让我丝毫感觉不到这个过程,直到眼被雨模糊了,我止步了,思绪万千......
       不就是一件稍显时尚和另类的衬衫么?我又不是犯了什么弥天大罪,为什么你们总是对我这么严苛?况且今天......
“爸爸——”一阵清脆的呼喊声打断了我的思绪。身后,一对父女撑着伞走着。父亲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,嘴唇冻成了青紫色,女儿则穿了一件大得出奇的外套——这显然是他爸爸的。
       “爸爸,你冷吗?”“不冷,你暖和了爸爸就暖和了。”说完,帮女儿扯了扯外套。“那爸爸你背我吧,”我惊呆了,心里吐槽着女孩的不懂事,“这样我们就共同穿上了这件大外套。”我沉思了,心里似乎有一股暖流在小小的心房中穿梭。
       我被这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感动了,又觉得很羞愧,我竟不如一位五六岁的小女孩懂事。我落泪了,不是因为爸爸妈妈的话,而是因为羞愧。我久久地伫立在雨中......
       当我回过神来,父亲已背起女儿,看着他们的背影,我想起了我的爸爸,他扛起家庭的重担,任满目沧桑无情地爬满额头,任顽固的风霜肆意地蚕食双手,他总默默地付出,从不喊累,不唠叨不计较,是我永远的避风港。
      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不知不觉我已走到家门前。我走进去,看见爸爸湿透的还在滴水的衬衣,我落泪了,泪水从眼眶中流出,轻轻地滑到嘴边,我尝尝这甜甜的泪,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遇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一(21)班  王子涵
       雨一直在下。
       正值春天多雨的时候,窗外的雨滴滴答答地落了下来。持续了半天的滴答声终于在下午停了下来。我推开窗,看着被洗涤过的天空,仿佛世间万物都是明朗可爱的。空气是清新的,随风飘来的还有花儿的芬芳。奇怪,我的窗边哪儿来的的花儿呢?我四下张望着,终于在窗外的一个小角落里,我遇见了她
她不知从何而来。大概是从远方飘来,亦或是被那个精灵带来。她的出现为我的窗边增添了一些迷人的色彩。她有着曼妙的紫色身躯,随风在空中摇摆,沁人的香气扑鼻而来。就是在一个普通的窗边角落,我遇见了她。好似一个可爱的精灵径直闯入我的心房。为我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活添上了一丝迷人的色彩。每当我学习疲惫的时候,她总会在那里,在窗边的那个角落同我摆手,为我加油鼓励,劳累也就随之消散。
       雨又在下了。
       天昏昏暗暗,天是黑的,云是黑的,所有的一切都是黑色的。黑黑的风在窗外呼呼地刮着,让人喘不过气。她还在那里,在那个孤单的角落。她瘦弱的身躯被吹的摇摇晃晃,弱不禁风的样子让我为她捏了把汗,我为她担心着急。
       雨还在不停的下。
       她还好吗?大风会不会把她吹走?雨水的冲刷会让她倒下吗?窗外还有她的身影吗?我害怕,害怕失去这偶遇的美好。我总会透过窗外去观察她过的好不好。雨一直持续下着。每当我从窗户看她,她总是挺立在风雨中,傲然挺立着。风吹得很猛烈,雨下得也很大。但她依然在那里陪伴着我。
       雨停了,天睛了。
       我迫不及待地推开窗,幸好,我又一次遇见了她,她依旧站在那里同我微笑。
       我总是被数学题困扰着,我心中涌上烦燥焦虑。我不知所措地转着笔一圈又是一圈。她在窗外同我微微点头,好似一泉溪水,流过我心中干涸的田地,一扫心中的烦闷,继续拿好笔认真填算。终于通过大量计算得出结果,我长舒一口气,她还是站在那里同我微笑。
       遇见她之后,我一改以前的暴躁,每当心情烦燥时,她和她微笑便会涌上心头,使我慢慢平静。花儿在困境中依然绽放,我也可以在失败中勇敢的成长!
       在那个雨天,我遇见了她。
       天睛了,雨停了,太阳出来了,我依旧在那里遇见了她,也遇见了更好的自己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秋是人生暖色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一14班  迟长芳
       季节如画,各有色调。
       春天的姹紫嫣红,桃粉李白,乍冷乍暖,乱乱的弦人的眼,是孩子眼中的花花世界。夏天,草木绿意森烈,花开绚烂,像年轻人装酷要帅。冬天似乎太突兀,灰灰如同老年人的心境。
       而秋天的到来则是明高远,披着黄澄澄的天衣覆盖了大地。秋是收获,是握在手里的暖。炎凉浓烈已过,雨雪风霜已过,像人至中年,大是大非,鸡零狗碎,已通透明了。小半生的铺垫和培育,一望无涯的浩浩田地,是浩浩荡荡的黄,沉甸甸的,从心底里溢出咯咯浅黄的笑声。
       秋来无声,从风开始。风声,却是一点没有声响的,像踮着脚的猫在细碎的光影里悠闲踱步。金风细细,润物无声,轻巧地滑过肌肤,柔柔软软的。金风送爽,凉凉的,却从心底生出暖意来,又爽朗又妥贴。
       金风,金子般珍贵的风,不紧不慢吹着,吹成庞大的诱惑。整日窝在家里的心蠢蠢欲动,把自己扔进自然里,吹吹山风,看看流云。山高水长,天地远阔,胸中自是另一番境界。古诗云:秋日之气韵胜过春朝,“睛空一鹤身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宵。”秋天,是一幅深远辽阔,诗意丛生的画卷。
       碧云天,黄叶地。秋天的天空橙净如碧,秋天的大地是梵高笔下的向日葵,短暂的生命,得到了一个季节的延伸。明黄,深黄,橙黄......各利黄交织成秋天的基调。千年前的诗经里说过,何草不黄。是的,当温柔的初秋的风拂过大地,哪一株小草不被温暖地感化呢?
       草色泛黄,是一种成熟,意味忙忙碌碌终于看到了希望。
       苍穹下的田野,翻滚着黄灿灿的金浪,可爱的稻子低至着胖胖的脑袋偷偷地笑;还有玉米,细瘦的高个子,浑身上下缀满了小棒槌似的,个个饱满,粒粒可亲;还有撑破豆荚,到处乱蹦的大黄豆,秋阳下,噼里啪啦,是自然界庆贺丰收的音乐;还有卷了黄叶的落花生,拔出一颗,收弱的是白花花的大捧。
       山明水净夜来霜,数树染红出浅黄。秋深了,深了,与冬只隔着一片树叶的距离。风来,浅浅染上黄色的树叶缓缓飘落。屋檐上,草垛边,田野里,着了一层淡淡的白霜。农人们抄着闲手在村口聊天,偶尔望望远处光秃秃的田野,心里却满当当的。
       储藏着我着黄澄澄的收获,就像在田野里铺了一层秋天的暖色洞,冬日的枯瘦冰寒总可以一眼望到底的。

  • 手机官网
  • 学校官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