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马鞍山中加双语学校官方网站!

志德学校“荷语”作品欣赏

发布日期:2020-06-08  作者:马鞍山中加双语学校  浏览次数:3484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寻李白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志德006 魏泽宇
花开花落,他的一生轰轰烈烈;穿林打叶,他的诗,流芳百世。
——题记
       他自称青莲居士,也是诗国英雄;他生在喧嚷繁华的大唐,虽有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的鸿鹄之志,却无建功立业的的报国之门;他曾隐于山林、纵酒酣歌,也曾挥毫狂饮、四方漫游,还曾供奉翰林、当朝为官……
他,便是狂傲不羁的诗仙李白。
自古英雄出少年
       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傍晚,天空像被蒙了一层灰白色的布,暗淡的月光透射出来。院子里映衬一个的倒影,李白持剑挥舞,虽不是江湖大侠之风,却也如游龙戏海,矫若惊鸿。一个翩翩少年,面若秋月,眉目疏朗,身躯不高大莽壮,也不瘦小文弱,转身回首亦是顾盼生姿。
       暗淡的夜晚绕着凉秋,他滔滔吟咏: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…”声音清晰流畅,高低音停顿错落,不浓不淡,如庄子般逍遥自在。
李白的生命中,无疑被嵌入了诗的灵魂,还有一个朝代的气魄。命运锻造了他放荡不羁的性情,而豁达与经历,无疑是造就他的诗文与众不同的原因。“十五观奇书,作赋凌相如。”李白的才华,绝对担得了此言。强烈地渴望呼之欲出,李白知道,是时候出去见识一下在这个小村庄里他所见不到的风景了。
       于是,跟随着岁月的风雨交替,他便开始了生命的流转。
       一开始,他先是在附近的一些小州县到处逛了逛。随后又去了锦州州治所在的巴西、龙州州治所在的江油,以及剑州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的剑门……就这样,他渐渐地走过了很多地方,寻到了一些故事,也经历了自己真实的人生。在风雨人生路上,他渐渐地丰满了自己的羽翼。随之,他生命的疆界,便更加广阔了。
 长安市上酒家眠
       每个人都是命运的漂泊者,或身体,或灵魂,总是在生命的路途上一次次辗转、奔波,追寻渴望,追寻梦想,追寻活着的价值。梦醒着,便是潇洒勇敢的追梦人;梦尽了,就是爱恨苍茫一整个人生。
此时的李白,依然醒着,心中希望的烛火还在闪烁,他要踏上生命新的历程。李白不远千里到了长安。
虽然想象过这样繁华而又美丽的场景,但真正见到后,他还是被锦绣盛唐的长安震惊了。这是他一直梦想着的地方,无数次在梦中见过,却因为隔着重重雾霭看不真切。现在梦境就在眼前,他心想,这赫赫百年的皇都,这梦寐以求的唐国清梦,终于来了。
       正值而立之年的李白虽不像年轻时那般年少轻狂,却也有着刚正的棱角。他想,到了长安就是天子脚下,一定会有得到赏识的机会。
       他以为可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,可是现实粉碎了他的幻想,写下了“世无洗耳翁,谁知尧与跖”的感慨。
       那一夜,他在客栈里,努力着将希望的烛火点亮,可希望的微光却被社会无情的击碎。他这些日子在长安的不忿终于忍耐到了极点。那等着、盼着却永远到不了头的日子自己真是不想再过下去了。在终南山,李白曾写过这样的诗句:“吟咏思管乐,此人已成灰。独酌聊自勉,谁贵经纶才?弹剑谢公子,无鱼良可哀!”
       他在长安的痛苦挣扎,没有隐晦的全部倾吐出来“大道如青天,我独不得出”则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来的?诘问、呐喊、质问、申诉?这几种情绪我想都有吧!以前李白的苦恼只是政治理想的不到实现,而从现在开始,他又多了一重对当时黑暗政治的苦恼和担忧。
       “弹剑作歌奏苦曲,曳裾不称情”遥想那些在乱世中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的英雄,在盛世中安定国家的将相——不论他们出身如何,都会受到他人的赏识,为何自己就没有机会遇到明主呢?“昭王白骨萦菱草,谁人更扫黄金台?”昭王已经过世很久了世上再难找到像他这样知人善用的君主了。最后,李白也只能疾呼“行路难,归去来”,来为自己壮志未酬饯行。
这苦雨,染了世间多少愁,他用诗文遣着愁思,也诉着哀怨。
鹏翔余风激万世
       暮春时节,李白重游宣城,到了桃花潭附近的汪家村,李白想到当年在岸边手舞足蹈的汪伦,心中感慨万分。如今,桃花潭干涸了,村民不知去向,连潭边的荷花也已经枯萎。
        就这样,李白去了很多旧地,大多都是民不聊生,满目疮痍。哪里才是自己地落脚之地、终老之所呢?天地宽阔,却不知道自己的家在何处,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在哪里,这是多么令人伤心的事啊!
       一天夜里,长江上皓月当空,水波不兴。已经是午夜,万籁俱寂。这时,空中回响起一位老人的歌声:
       “大鹏飞兮振八裔,中天摧兮力不济。余风激兮万世, 游扶桑兮挂石袂。后人得之传此,仲尼亡兮谁为出涕?”
鸣声时而抽噎,时而振奋,时而悲痛,时而高昂,诉说着一只大鹏鸟的悲剧:它曾名震四方,却从空中被人拽下,折断了翅膀——是它的力量不足以抗击他人的折磨?还是老天在考验它,看它是否还能再次展翅翱翔。孔子曾为出现在乱世的麒麟悲伤,而谁又会来为这只生不逢时的大鹏鸟真情实意地哭一场?
       盛唐气象,孕育了这位狂傲不羁的诗人,他一开口,整个大唐都为之沉默,他的浪漫癫狂,爱恨情仇,寂寞痛苦,豪气仗义,全部达到了极致,展示了大气如虹,绚丽似霞,狂逸如仙的诗仙风采。
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。
       终究,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,他登上了属于自己的巅峰。毕竟,古往今来,有多少人能像他一样,把年少的梦,梦了一生。
       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他始终有一种信念,始终有一种火热的诗情冲动,始终有超俗的“出入”的洒脱……他若为风,海上一定浮现美丽的浪花;他若做云,九天之外任他逍遥;他若似雨,细雨绵绵又怎一个“情”字了得!

落笔间,仿佛看到了李白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江春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志德004班任舒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昨夜江边春水生,艨艟巨舰一毛轻。向来枉费推移力,此日中流自在行。——题记。
       我们祈愿,春暖花会开,否极泰将来;风绿江南岸,江水惹人爱。
       常言道:“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罢了。”新年刚过,铁路公安民警刘大庆在前线倒下。无数英雄们舍小家顾大家,他们用自己的热血,染红了我们华夏民族的抗“疫”史。他们用自己的辛勤劳动,向全世界展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。他们用自己的英勇“逆行”,向党证明了自己是理想党员、优秀公民。毫无疑问,疫情是试金石,疫情是大考,既是对个人,也是对国家。
       疾风知劲草,板荡识诚臣。在国家的这次大“疫”中,涌现出了一批批令人敬佩的“逆行者”。
       常说:“钟南山是名人,终南山是名山。“一月十八日,先生义无反顾地冲向前线:”谁都别去武汉,但我可以。“他是院士,是国士,更是勇士。十七年前,先生领军抗击非典,在这个不寻常的冬天,先生再次出山,”逆行“武汉。这无疑给我们Z世代竖起了榜样,带来了暖流。当您含着泪说:“有大家帮忙,武汉是能够过关的,武汉本来就是一座很英雄的城市。”全国人民都为之一颤。您犹如一颗定心丸,有了您,原本仓皇的心也渐渐勇敢起来。
       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”日本友人高呼着,为中国送来迫在眉睫的口罩和防护衣。在他们的商店里,用中文写着:“每个家庭限购3只口罩。”却用日文写着:“每个家庭限购2只口罩。”当被问起时,他们只说:“中国人比我们更需要口罩。”春季,是日本人最需要口罩的季节,当季花粉、柳絮纷飞。即便野党痛骂着,但日本内阁排除众难,帮助中国。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。”日本人和中国人的情感是只有两国才能明白的。
       为了交出一个满意的答卷,中国人正举国抗击疫情,严格控杀黑天鹅事件和灰犀牛事件。中国人相信,我们永远不会被任何困难压倒,被任何危险吓跑。各级干部大呼:人民是那一江春水,我们要蓄好“水”,用好“水”,早日战胜疫情!
我们只愿:向东流的一江春水能洗净污秽,否极泰来!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青春易逝,不负韶华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志德110方梦原
——青春不是人生的某段时期而是心灵的一种状态

       脚步声穿透街巷阡陌,无意间沾染了擦肩行人的热闹,满是汗水的双手不自觉地攥紧无辜的衣角。偶然几声吵人的蝉鸣入耳,让人忍不住想去扼住它的肚腹,让它在这个夏天停止欢唱。回到家中,看着镜子里满头大汗,狼狈不堪的自己,突然瞥见一抹余晖,脑海中闪过一个问题,青春是什么?我思索许久,有了答案。
       青春是无悔的付出,那金光下的蝉在涌动的热浪中接受着使命,有的不堪炎热,有的伏难折冲,他们在应该高歌的季节里,享受着难捱的付出所得的自由,向着远方,背负梦想。我想,付出不是如昔日一般一味地喊着无力而又软弱的口号,而是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颗草去”的无悔与坚定,付出就是“不问付出,但求耕耘”的前行与激情;是用玩乐的时间换回行动;是十年磨剑,一朝锋芒的辉煌与实干。
       青春也是一首三行情诗,优美,甜蜜而又短暂。在那些草长莺飞的日子里,我们欢笑,我们流泪,有过感动,有过后悔,我们光着脚飞奔在青翠的树林里,不知不觉中,青春却拂过脸颊,掠过脚踝,悄悄溜走了。我们追寻着它的残影,却只能在回忆中觅得它的样子,正如莎士比亚所言:“青春是个短暂的美梦,当你醒来,它早已消失无踪。很少有哪段时间像青春期这样,耀如春华,一期一会,我们固执地认为这是夏天的开始,其实是春天的结束,珍惜现在的时光吧,离别离我们很近,没有桃花潭水,没有林荫古道,只是在一个如往日一般晴朗的早晨,有些人就永远留在了昨天。
       青春拥有强大的感染力,泰戈尔在《采果集》里这样写道:我觉得,所有的星星都在我心里闪耀,世界像洪水一般涌进我的生命,花儿在我的身体里朵朵绽放,土地和流水的所有朝气,宛如一支檀香,在我心中袅袅生烟,万物的气息拨动我的思绪,宛如吹起一支长笛。心有楚天阔,眼望大江流,不曾迟疑于前后,永远守住这份力量,坚定不移。
       希望两年后的夏天,抬头望向窗外,能听见蝉在自由地欢唱,歌颂付出和收获,歌颂这无悔的青春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海棠花未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志德103班 陈妍欣
       我总认为,世间万事万物,唯有女子最难描绘。她们总是多变、难以捉摸。或妩媚如罂粟,媚眼如丝,使人深陷其中;或纯真似丁香,洁净无暇,皓齿明眸;或清冷如玉兰,优雅淡漠,让人望而却步……
       我曾以为自己喜欢牡丹。她是万花丛中最艳的一朵。牡丹绝艳盛放,绝非玫瑰的娇艳,这是牡丹,最华贵,也最高傲。我在花丛里一目遇见的是牡丹,她在杏风中摇曳,曼妙生姿,独据风头。
       她高艳,冷傲,重瓣叠叠,每一叠都是独属于她自己的娇媚于高贵,一蹙眉一笑靥,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勾人心魄。
她的妆容总是最惹眼。婀娜旗袍着身,黛眉再添一笔,勾出一朵妖艳芍药,春上抹了胭脂,更显风韵。眼神如丝,裙下杀人。
       直到,我来到了南方。
       云蒸霞蔚,纵春横野,万壑风流竞争秀,芭蕉逐岫闲分绿,一派清宁。银汉杏桂秋水里,明月吊影乌仙下。江南,委实是个好地方。
       南京的秋总是冷清的,天上的月颠簸半生,总算落到地上化为霜露。银汉思慕着人间秋海棠,秋海棠思慕着街头的卖花女。她便是一个卖花女。温婉如水,典型的南国女子。多情而多愁,眉头间蘸着无边的秋意,顾盼间令人生出怜意。姣花照水,弱柳扶风。她又极易羞脸,一羞涩便低下头去,一副郝怯的模样,唇边确啜着浅笑。长眉如远山黛,多情似春壑水,颦笑间自带风华,嗔怒里亦是绝代。
       “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,从前我只觉浓妆艳抹的美人才是人间绝世,现在却打心眼喜欢此等温婉青玉。
尔借月色三分,身怀江南骨,自成人间真绝色。只愿于万丈春光中,乍一眼,便见你沾花拂袖而过。
       我不自觉地迈开步子,在她面前停下来。耳边是她的吴侬软语,花香和淡淡的体香将我包裹,我有些眩目,这一刻,篮子  里的琪花瑶草都失了颜色。
       那夜的月光很温柔,衬得对面那人的脸也愈加温柔。她仿佛浸润在诗影里,嵌入清明庄骨。久违地,我心动了。磨磨蹭蹭,挑了一束海棠。然后,我逃了,落荒而逃。她是天上的清辉,我是地上的媚俗,我不该接近她。
       当晚,我做了个梦。冥冥之中,我仿佛看见她正在对我笑,既往如初的的烂漫,眉如远黛多愁柔肠,眼似春水含情脉脉,一笑遍似梅绽柳明。那一刻,我分明望见一枝带露的海棠花正别于她胸前。
       折月邀花,又是一年海棠开,又做酩酊仙。
       之后,我总能在午后的小巷中遇到她。只一眼,我就跌入她的眼中。她的眼里有海棠半分,有湖光山色,有弥天大雪。总之,我看见的是满目温柔,是风拂过漫山遍野的樱花时的温柔,是月藏如憨态可掬的晚云时的温柔,也是她抬眸那一瞬,春光都甘愿驻留的温柔。
       四处打听之后,我知道了她的名字。于是我总是在挑花的时候喊她的名字,或是假装路过笑着和她打招呼,然后迷失在她浅浅的酒窝里。我喜欢看着床头的海棠,低声轻嚅。这名字抵在唇边,绵长里带着温柔,她的秋也无端消融。
       我想用世间最美的词句来描绘她,可拿起笔却发现自己像个刚学写字的孩提,无所适从。斟酌删减好半天,才留下只字片语——
       “你之于我,有如昭昭月明,举举朝霞。我以为我恋的是人间富贵花,却只不过心间一隅。未曾料想日月朝霞才占据我整颗心。自遇卿卿尔,逢遇真绝色。”
       这般直白的字句,我是无论如何也送不出手的。只好无数次与她的对视时,在心底虔诚地默念。
       我只知道中国与西洋的爱不同。西洋的爱像玫瑰,很浓烈,恨不得能把一分爱说成十分,他们渴求诉说与被诉说,他们的爱也是最直接的。而中国的爱是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,含蓄内敛,也很动人。大抵如我陪着你,你陪着我,朝朝暮暮。
       所以我也常问自己,我对她,是爱情吗?是心动吧,一定是。不然我为何面对她会紧张到失语;想起她,会不自主地勾起嘴角;总在梦中编织属于我们的故事。可,这似乎又不是爱。我总是在还没接近她是就落荒而逃,每次跟她说话都有种亵渎了神明的负罪感。我害怕,害怕败了她的美感,怕毁了这份和谐。
       我或许是病了,总是告诫自己别靠近,又每天绕一大段远路,只为在小巷里遇见她。我希望她自由,就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,每天卖花,简单又美好。可又想把她锁进春里,囚如月中,不被他人发现。
       似乎没等我纠结出个所以然,刚要开始的故事就仓促结局了。
       她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 我找遍附近所有的巷子,没有人知道她去哪了。她像是从未来过似的,没留下一点痕迹。我的心一下子空了大半。床头刚买不久的海棠不知什么时候蔫了,桌上曾经写的字条也已经卷了边。她就这样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       之后,我还是习惯每天绕路去之前的那条小巷,依旧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,只是,卖花女已不是从前人。
       一切仿佛如常。只是床头再也没摆过新的花。只是,我还是会常想起她,想象她在另一个城市生活的模样,想起她沁满温柔的双眸。偶尔地偶尔,也会设想如果当初自己更加坚定,是不是就会有不一样的今天。只是可惜,世上良药无数,  悔药无求。
       海棠花未眠。
       我这一生,真真切切地心动,只此一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• 手机官网
  • 学校官微